????说话之间,彤云翻滚,万千道赤火怒啸破空,雷霆似的击撞在小白龙四周。

????虽然不知道小白龙什么时候掌握了那样强劲的寒冰之力,但作为陆压道人的弟子,猪刚鬣玩火的手段也同样不弱。

????冰火交接,海浪翻滚。猪刚鬣傲立虚空,手里擎着九齿钉耙,威风凛凛。

????西游之后,借助功德的力量,他的实力已经恢复至前世大罗金仙初期的修为,此番应吕洞宾等人相邀前来参加这次的封魔之战,不过是想多积累一些功德之力,好一鼓作气,突破前世的桎梏,没想到半路上居然遇到了小白龙这个“老朋友”。

????想到当年在灵山被这入魔的小白龙几番羞辱,握着的钉耙便忍不住紧了几分。大步踏去,正要借着火势送这魔龙归西,“轰”地一声巨响,小白龙四周的炎浪蓬然鼓舞,倒卷开来。

????猪刚鬣一时不察,登时如被重锤猛击,“哇”地鲜血狂喷,踉跄前跌,后背火焰冲舞,转瞬间,竟有几分烤乳猪的香气在虚空中弥漫开来。

????小白龙狞笑一声,虽然他在西游中捞到的功德少的可怜,但别忘了,入魔之后,他的实力增长之快,可是同样不弱。

????远处,高翠兰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就要过去帮忙,却是被疏楼龙宿拦了下来,“你们留着这里小心防备,这妖龙似乎还有帮手藏在暗中,天蓬元帅那边,老夫过去帮忙!”开什么玩笑,就这两个实力不过天仙境界的小姑娘,过去了那不是去帮倒忙吗!念念叨叨中,已经到了猪刚鬣身边,“天蓬元帅小心,这妖龙吸收了魔煞之气,较之之前要强大了不少!”说着,一身浩然正气散发开来,将小白龙的魔焰压制了下去。

????“可恶!”火焰散落,黑云如海,原本想要好好给那猪八戒一个教训的小白龙顿时一滞,即便没有疏楼龙宿帮忙,他也只是比猪刚鬣强了一丁点罢了,如今有这老家伙在一旁压制着他,已经是全无胜算。三人悬空对峙,短短片刻,却象是熬了千百年。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小白龙,念在师父的情分上,你现在如果愿意束手就擒,老猪可以饶你一命!”猪刚鬣舞动钉耙,威胁道。

????“情分?可笑,你们师兄弟三人何曾将我平等相待过,现在想想,那才是我最为屈辱的一段日子!”小白龙双眸猩红如血,恨声道。

????“既如此,且看老猪这这钯!”猪刚鬣冷哼一声,将三十六路耙法施展出来。

????小白龙不屑一笑:“我倒是什么高深的法术,原来还是你当年在高老庄种地时用的那路庄稼把式!”话虽如此,却是明白,这九齿钉耙乃是神冰铁煅炼而成,不容小觑。西游路上,除了那个任居士难以捉摸之外,对于唐三藏这几位便宜师兄的心情他早就摸透,这般故意激怒猪刚鬣,也是无奈,毕竟,面对眼前这二人的联手,他实在是毫无胜算。

????果然,猪刚鬣勃然大怒,不顾一旁的疏楼龙宿,冲杀而上。小白龙奸计得逞,但此时退意已生,买个破绽,就要离开。

????却在这时,东海之底,龙吟声四起,密密麻麻的虾兵蟹将呼啸着,从四面八方轰向猪刚鬣二人,领头的一个老者见了小白龙的真身,哈哈大笑道:“果然是敖闰殿下!”

????“你是……龙宫的龟丞相!”小白龙收敛起眼里的凶煞,想起了这人是谁,“是伯父让你来救我的?”

????龟丞相为之一滞,很快便是点了点头:“天地大劫,族人已经相继去了青龙界,老朽奉命巡海,将散落在外的龙子龙孙找到,好一起离开此界!”

????小白龙注意到了龟丞相的神情,听到这话,心中一阵冷笑:“原来是为了寻找那些野种的,不过,青龙界,啧啧,若是能够将无天佛祖的佛法在其中传播,岂不是……”度化君奉天几人显然已经失败,这龟丞相送上门来,却是让他有了机会进入青龙界,去祸害那些同胞。

????两人说话之间,猪刚鬣和疏楼龙宿却是丝毫没有停留,虾兵蟹将们数量虽多,但却多是不堪一击。不过那龟丞相却是一位低调的高手,加上龙宫中从来不乏强大的法宝,一经出手,便是让猪刚鬣二人大敢头痛,小白龙入魔之后,心中的不忿无限放大,可是恨极了猪刚鬣、沙悟净等人,自然不会错过此等好机会,一边招呼那些虾兵蟹将去收拾高翠兰二人,使得猪刚鬣分心,一边继续怒啸狂吼,寒气四射。

????“唳!”远处,高翠兰二人虽然这些年实力增长不少,但又如何是那些虾兵蟹将联手围杀的对手,不过就在这时,一声长鸣从远处传来,那些虾兵蟹将本能的察觉到不妙,下一刻,便被一蓬赤红色的火焰笼罩。

????“朱雀鸟!”慕容玄看的目瞪口呆,虽然跟着猪刚鬣没少见识世面,但亲眼见到一头朱雀鸟还是令她震撼莫名。

????下一刻,这朱雀鸟摇身一变,却是变成了一个长相俊美的红衣女子。

????“君奉天呢!?”红衣女子朝着有些呆滞的二女问道,高翠兰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反应过来后,便见那女子怒不可遏,持剑向远处的龟丞相等人斩杀了过去。

????“喳!”那女子战法娴熟,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扣住了老乌龟的脊椎骨,“是你们杀了那些人类……”赤红的海面上,那些死去的大夏战士们的尸首随波逐流,上下翻动。

????“我……”从这女子身上,龟丞相感受到了一种血脉上的忌惮,还没说完,小白龙已经将他救了下来,“走,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去青龙界!”方才这红衣女子变身朱雀的一幕被他瞧在了眼里,自然知道这是他们龙族的死对头凤凰一脉的后人。

????龟丞相点了点头,取出一枚符箓,就要催发。那女子手里指诀连动,喝道:“巽为风!”衣裳鼓舞,猛地激旋如飓风,将这二人强行分开。

????那符箓显然是通往青龙界的关键之物,小白龙眼中异色连闪动,猪刚鬣、疏楼龙宿两人也杀了过来。

????龟丞相倒是忠心耿耿,一心想要与小白龙汇合,好一起离开。

????偏偏那红衣女子指法频出,使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借助着四周卷荡的狂风,大发神威。指劲落处,皆是燃起涅盘真火,小白龙右眼被这力量扫中,痛吼甩头,猪刚鬣趁机一把抓住对方的杈角,正想骑在它头顶,刺瞎眼睛,却被它摔得飞撞在坚硬的背鳍上,眼前一黑,顿时凌空弹出六七丈远。

????小白龙心中惊惧,咆哮着仰身飞旋,寒冰喷涌,终于与那龟丞相汇合,不过还不等龟丞相施法,已经将那符箓夺走在自己手里,转瞬催发,被一道青光覆盖,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离为火!”红衣女子怒极,内卦为离,外卦亦为离,指法间双火叠加,霸烈不可挡,不偏不倚地劈入龟丞相颈下,“叮”地一声,龟甲翻炸,鲜血冲天激射。

????大战即过,红衣女子却是满腔愤怒未消半分。慕容玄小心翼翼的靠了过来,欲言又止,疏楼龙宿已经抱拳笑道:“此番多谢精卫姑娘援手!”

????“你认识我?”红衣女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一番交谈,才是知道,原来是五大帝国的那几个老祖在疏楼龙宿面前提及过她的样貌和来历。

????“传说中的精卫?”慕容玄大张着嘴巴,见到那女子怒容渐消,小声的问道:“仙子,你刚才的指法……”

????红衣女子自然就是刚刚从不死火山离开的精卫,路上得到了神农氏的传讯,知道归墟动荡已经开启,让她前去助君奉天一臂之力,起来赶来之时,看到的却是满海面漂浮着的残尸断臂,以为已经晚了一步,才是怒极出手,大发雌威。不过已经从疏楼龙宿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听到慕容玄的话,淡然一笑:“好像是叫做无相天罡指,不过我觉得不好,融合八卦六十四变,嗯,叫做玄天六十四指好了!”

????后面的那些话,慕容玄一个字也没记住,但那“无相天罡指”几个字,却是让她心神慌乱之极,“这指法可是一位任姓公子所授?他现在在哪里?”

????精卫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道:“你认识任青莲?”

????慕容玄点了点头,看出了精卫眼中的狐疑,解释道:“只是普通朋友,仙子莫要误会?”

????精卫撇了撇嘴道:“我误会什么,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只是,可怜了我那杨婵妹妹……”

????“杨婵……”慕容玄心中一动,眼里闪过一抹落寞,强颜欢笑,问道:“不知任公子现在何处,可是安好?”

????“他们啊,应该还在冥界吧!”精卫想了想道。

????“冥界?”慕容玄吃了一惊,作为一个凡人,对于冥界还是十分忌讳的。不过想到任青莲的实力,倒也没去多想。

????事实上,任青莲此时的确还在冥界,归墟动荡波及的的暂时只是地仙界,但这冥界当中,却也不太平。应该说,如今整个洪荒三界,都不算太平。

????南赡部洲,大唐长安的摘星楼上。

????袁守城望着天上幻灭的血色太阳,喃喃道:“日出血,苍生灭。这一次的劫难,恐怕不太好过啊!”

????在他身后,两个年轻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长相和袁守城有着三分相像的忍不住问道:“叔父,真的这么严重!”不久前,罗睺、计都二星出现异象,他们便知将有大凶之事发生,一番推演,却是混沌无序,这种情况,可是生平从未遇到过的。

????袁守城苦笑一声,看了二人一眼:“归墟动荡,灵魔交锋,阴阳互击,生灵涂炭,改天换地,时空粉碎,恐怕这次劫数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劫数!”

????说话之间,天空上的那轮血色的大日,已经将天地之间全部都沾染上了一层血色,那两个年轻人的心也都沉了下去。

????“难道真的没有救了吗?”另外一个年轻人有些不甘心的道。

????袁守城摇摇头:“按照常理来说,基本上没有任何希望,不过,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我们还有那遁去的一可以期待……”

????两个年轻人眼前一亮。